蒋介石的孙子蒋孝勇与蒋介石最深厚的祖孙之情

人气 6223   2013-1-30 15:20

蒋介石的孙子蒋孝勇与蒋介石最深厚的祖孙之情

蒋经国的第三个儿子就是蒋孝勇,即蒋友柏的父亲。1948年10月上海正处于动荡不安的形势,这也是蒋孝勇出生的时间和地点;那个时候的蒋家王朝已经呈现出濒临崩塌的状况,国民党军队在国共战场上一直处于弱势的地位,蒋经国在上海打下败战而归的时候,官僚资本对他也是嗤之以鼻,最后弄得头碰血流。

无论国事还是家事都宛如跌入万丈深渊。而蒋孝勇就是在这改朝换代来临之际,来到这个纷乱的世界。尚在襁褓之中的他,随着祖父和父亲辞别了故土,退居到海上孤岛台湾。

蒋孝勇的童年是在台湾度过,国民党失败的阴影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幸福。蒋介石和宋美龄非常喜欢这个小孙子,他们不管遇到什么烦心的事,只要这个小孙子走到面前,喊一声“爷爷好!”他们就会立刻转怒为喜。由此可见,他在蒋介石和宋美龄心中的地位。

孝勇小时候很多地方与祖父蒋介石的童年十分相仿,天生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儿,玩刀弄枪、追鸡撵狗,一天到晚像一只调皮的猴子,一刻也不停歇。早上给他穿的是一套新衣裳,下午已经玩得全身是泥,没有一个地方是干净的。他身上总是到处是伤。

二哥孝武只比孝勇大两岁,兄弟俩从小就像一对小冤家,一见面就要打打闹闹。厨房、卧室到处是战场,直打到犯困才肯散去。由于孝勇年纪小、个头小,当然不是孝武的对手,打输了只能拿出绝招——哭。不过这时的蒋经国才不管,一看到小儿子哭就很烦地叫他别哭,结果看到儿子还是照哭不误,他就火冒三丈地开打。这样就愈哭愈打、愈打愈哭。成年的蒋孝勇毫不讳言说,他是三兄弟中被父亲打得最多的一个。

虽然小时候经常挨打,渐渐长大的孝勇却成为蒋家第三代最懂事的一个孩子,成为最少让蒋经国夫妇操心的一个儿子。蒋介石对他寄托了很大希望,常常把他带在身边耳提面命。蒋孝勇还记得13岁那年,祖父带他出去做礼拜,那天在雨中下车后,他伸手挡了挡雨,祖父立即对他说:男子汉大丈夫,这么点雨算得了什么?

蒋介石还亲自教这个小孙子读书。蒋介石一直认为,他的后代应该好好学习中国固有的传统文化,如阳明哲学,四书五经等等,因此他曾亲自单独教蒋孝勇读四书。蒋孝勇回忆道:“他一句一句地教。他要我先背,然后再讲解句子里的意思。”

蒋孝勇中学毕业后,蒋介石和蒋经国商量了许久,打算让他进高雄凤山军校学习。凤山军校一直寄托着蒋家的希望,老大孝文曾经一度进校当插班生,但这位骄纵惯了的公子哥儿在军校里为所欲为,很快就声名狼藉地被迫离开。老二孝武也在家人安排下进入,但是自由散漫惯了的二公子,哪受得了军校严格的纪律管束?没出几个月即落荒而逃。

这让蒋介石大失所望,因为在他的眼中,蒋家第三代在他百年之后能否继续衣钵,关键在于是否手中握有兵权。现在希望只能寄托在小孙子蒋孝勇身上,最好他也像自己当年跻身政治舞台时一样,首先从国民党的军界干起。

蒋孝勇因此被送进凤山军校。但是身为“皇孙”的他,像每个叛逆期的少年一样,经常违纪犯规,偷着抽烟、喝酒。一次他在学校抽烟被教育班长人赃俱获。班长也不管他是谁,直接给他来了个下马威,硬是叫他连烟带灰一起吞到肚里去。本性并不顽劣的孝勇知道了畏惧,从此以后便有所收敛。

逐渐蒋孝勇在军校不像他哥哥们,既不开汽车闯祸,也不随便触犯校规。他是个精明懂事的孩子,在各种考试中也多次名列前茅。正值孝勇热衷习练军事时,却在一次军事拉练中不慎将脚扭伤。送往医院却没法愈合,等几个月之后有所好转,却再也无法适应部队生活。

事已至此,祖母宋美龄一锤定音地说:“依我看索性就别让孝勇再回军校了,他那只受伤的脚好不容易才治好,万一将来在军校里继续受训,如果再要扭伤了,又将如何得了呢?”这对一心想在蒋家第三代中培养出职业军人的蒋介石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不久,蒋孝勇便遵命走入台湾大学政治系的课堂。台大乃台湾最一流的学府,蒋孝勇在政治系教授连战的关照之下,很快在学校里变成一名活跃的学生,成为台大学子中的佼佼者。

蒋孝勇认识妻子方智怡真可谓是年少时的意外。那时孝勇在读陆军官校预备班,有位初中同学在高中毕业后,想出国读书以逃避兵役,郑重地将“女朋友”托付给孝勇照顾。孝勇真的尽最大努力接下这个托付,没想到很快就赢得美人的芳心,一照顾就照顾了一辈子。

生于1949年的方智怡比蒋孝勇小一岁,父亲方恩绪曾任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方家有两儿两女,方智怡排行老幺,人称方四小姐。豆蔻年华的方智怡那时在台北北二女校读高中二年级,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让无数少男怦然心动,蒋孝勇的同学就是追求者之一。

无意间捡了一个便宜的蒋孝勇,对方智怡是一见倾心。他每次从高雄凤山的军校回台北,便偷偷地约方智怡见面。情窦初开的他们简单而快乐,或是在小店里吃牛肉汤面,或是结伴去看电影缮

有次他俩坐着公路局班车由阳明山到基隆郊游,车子经过七星山时,蒋孝勇看着身边如花似玉的方智怡,灵机一动称其为“七星仙子”,因为在他眼里她就是仙女一般。而蒋孝勇自己因为在南部读军校,所以自号“天南独龙”。像每个恋爱的孩子一样,两人度过了天真烂漫的初恋季节。

当方智怡沉浸在一片幸福的眩晕中时,才发现这个男友身份可不一般缮

终于有这么一天,方智怡见到了蒋介石夫妇。那时年仅19岁的她在世界新闻专科学校读图书馆专业,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普通大学生。身高位隆的蒋介石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遥远而模糊的传说,偶尔也只能在每年双十节的庆典上惊鸿一瞥。方智怡真是连做梦也没想到,灰姑娘和白马白子的奇迹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那是1968年的夏天,还是军校二年级学生的蒋孝勇因为脚伤而到荣民总医院二度开刀,女朋友方智怡小鸟依人般陪伴左右。这时蒋介石、宋美龄夫妇临时决定来看孙子,一下撞见了懵懂的方智怡。

蒋孝勇毕恭毕敬地把自己女友介绍给爷爷奶奶:“这位是方小姐。”蒋介石对眼前这位有张圆圆大大的脸的孙媳妇比较满意,感觉这才是大家闺秀的样子,于是微笑着颔首点头。宋美龄很风趣地说:“啊,我觉得你应该是‘圆’小姐。”这么一说立即化解了紧张的气氛,把不知所措的方智怡逗乐了。

经过蒋介石夫妇的“面试”把关,蒋家算是认可了这位孙媳妇。没多久蒋经国到一位美籍将领家应酬时,正式让儿子带上女友。并特别对儿子强调一番,叫他好好与方智怡交往。

经过几年的交往,到1971年时蒋孝勇迈入了台大校园,而方智怡已从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毕业。两人感情发展得如火如荼,谈婚论嫁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蒋家对待只是中下层公务员的方家并不怠慢,特意请一直担任国民党副秘书长的秦孝仪去方家拜会方恩绪,言明代表蒋经国向方家提亲。

秦孝仪乃蒋家器重的老臣,曾任蒋介石多年侍从秘书职务。当年在蒋介石指示下,他也曾是蒋孝勇的四书启蒙老师。以秦孝仪的身份与分量代表蒋家做媒,自然显示了蒋家的诚意与尊重。方家自是诚惶诚恐,感觉到“皇恩浩荡”。方恩绪经常对小女儿千叮咛万嘱咐,她要嫁的家庭,自己心里要清楚,以后不管受到什么委屈,不要带回到家里面。

经过5年的爱情长跑,蒋孝勇和方智怡这对新人走向爱情的殿堂,大喜的日子选择在1973年7月23日,他们在士林官邸的凯歌堂举办了简单而隆重的婚礼。蒋孝勇和方智怡是蒋经国子女中唯一一对在台湾完婚的;不但蒋经国夫妇参加,而且蒋介石夫妇也依家乡的礼俗见面并合影。

步入暮年的蒋介石身体每况愈下,一些重要会议已不能参加,由台前走到了幕后,在电视和报纸上逐渐销声匿迹。这时岛内外盛传蒋介石早已逝世,只是秘不发丧,沸沸扬扬的谣言四起。

身患重病的蒋介石虽不能出席婚礼,但按照奉化老家的旧俗,孙子结婚要向祖父祖母奉茶,这是一个公开露面的好机会。于是,宋美龄在征得蒋介石同意后,把病房装饰一新,并从家里搬来一张宽大的太师椅,用几扇漆黑的画屏做道具。

婚礼在早晨10点一结束,这对新人就赶往荣民总医院。当孙子和孙媳来到病房时,一身新长袍马褂的蒋介石,在搀扶下气喘吁吁地坐在太师椅上,衣着华丽的宋美龄帮助他把额头上的汗擦干净。蒋介石虽然身体十分虚弱,但这个疼爱的小孙子的成婚,让他满是病容的脸庞泛起笑意。

蒋孝勇和方智怡按照家乡的礼俗,向两位老人行跪礼并奉茶。蒋介石颤颤巍巍地接过茶具。宋美龄很自然拉着孙媳妇,让孙子在后面站好,大家一起来照张合影。早已等候多时的专职摄影师,咔嚓一声留住了珍贵的瞬间。

宋美龄、蒋经国挑选出蒋介石神情最好的一张,交付国民党中央通讯社。《中央日报》特地把消息编发了新闻稿并配了这张相片,这是蒋门第三代结婚从未有过的事。关于蒋介石逝世的小道消息,自然不攻自破。

这则寓意深刻的新闻登出以后,台湾民众蓦然发觉,蒋孝勇都已长得这么大了,而且已经结婚成家。

  关注度: 6223   Baidu: 2   360: 4   Google: 11   其他: 110

推荐您可能感兴趣:

返回顶部
蒋介石论坛 |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
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有少量转载,如有涉及到虚假、侵权、违法等信息,请联系我们。
版权保护:本站原创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