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996年蒋介石的后代神秘“大陆之旅” 归乡之情浓烈

人气 5545   2013-1-26 10:49

蒋介石的后代:揭秘1996年蒋介石的后代神秘“大陆之旅” 归乡之情浓烈

这条归乡的路缮。1996年的春天蒋孝勇被查出患有喉癌;1995年年底,蒋孝勇自宋美龄纽约的寓所过完圣诞节之后,他就从旧金山赶忙回到了台北,他这一次之所以要急匆匆地回到台湾就是为了反对李登辉,对“护党圣战”进行全力维护。不过回到台湾不久的蒋孝勇发现在进食的时候,进行吞咽非常困难,之后还有反胃的状况。

他开始无所谓般强忍着。有次竟然口中吐出鲜血来,方才知道这绝不是一件小事。

蒋孝勇决定去荣民总医院做系统的检查。不幸发现患的竟是恶性肿瘤和食道癌,这可是让人不寒而栗的不治顽疾。

这时的蒋友柏在东岸纽约大学读书,蒋孝勇和家人住在西岸旧金山。友柏和父亲几乎每天都要通电话,父子之间是无话不谈。当蒋孝勇在台湾查出癌症后,经过痛苦的心理挣扎,决定开诚布公地告诉儿子。

正在读大学的友柏很快接到父亲打来的越洋电话,他们像往常一样唠着家常。父亲轻描淡写地告诉友柏,他在台湾“荣总”做了一个检查,确定身体里长了一个不太好看的东西。

在地球那端的蒋友柏一听就感觉不对劲,冥冥中预料到大事不妙。因为他了解父亲是一个太会撑着的人,记得在蒙特利尔时有一次父亲发烧到近40度,照样像没事一样修家具、弄花园呀。今天这么开口说出来,麻烦肯定要比想象的要大得多。

豁达的蒋孝勇居然安慰友柏说:“没什么啦,医生只是想把我肚子打开来,看看是什么东西。”

蒋友柏脑袋嗡的一声,惊得目瞪口呆缮他恨不得马上出现在父亲身边,他连夜收拾行李,还没来得及和学校请假,就和母亲心急火燎地赶回台湾。

当他们母子两人绕了大半个地球,赶回蒋孝勇身边时,蒋孝勇看到他们的第一句话竟是:“知道他们会来的,所以没必要说那么多。”

病情刻不容缓,医院安排三天后要动手术。在台北市的天母住宅里,蒋友柏含泪给父亲斟上一杯白兰地,递上一根香烟,因为他知道这是父亲长期以来的爱好。等动完手术之后,烟和酒就一点都不能再沾了。蒋友柏希望能陪着父亲,抽上一生中最后一根烟,喝上最后一杯酒。

蒋孝勇如期在“荣总”做了切除手术,但癌细胞还是在他的体内飞窜,脑子里的肿瘤也在飞长。蒋友柏那时其实对癌症还没有太深的认知,就开始四处查资料,查后大惊的他直接问父亲还有多久,父亲回答说医生都说是18个月,如果好点可能会撑过两年。所以在那刻蒋友柏不得不含泪告别了纽约大学的课堂,请了一年的长假陪在父亲左右,陪同他共度生命中的难关。

蒋友柏为了分散父亲的痛苦和注意力,有时陪父亲在病房里打麻将。乐观的父亲竟带着氧气罩上桌参战,表面上谈笑风生毫无病态。每次大家总是故意让蒋孝勇和牌,让他乐得手舞足蹈。看着父亲对自己麻将“功力”自豪的样子,蒋友柏的笑中却含着晶莹的泪花。

经过一段时间的化疗和放疗,蒋孝勇的病情有所好转,他提出要回美国给小儿子蒋友青过生日。小儿子友青才6岁,生日派对绝不能没有爸爸。

给小儿子过完生日的第二天,蒋孝勇又在蒋友柏和方智怡的陪同下,去参加蒋友常的毕业典礼。转眼间友常已经成大成人了,19岁的他已经决定,和哥哥一样赴东部纽约大学去学习。

之后蒋孝勇左思右想,决定带着全家人,去探望已经98岁高龄的老夫人宋美龄,亲自去和老夫人作最后的告别。在德高望重的祖母宋美龄面前,蒋孝勇没有隐瞒自己的病情,他开诚布公地把自己的状况和盘托出。

蒋友柏看到曾祖母眼里虽然很关切病情,但嘴上仍乐观地勉励他要学会交托:“你要对上帝有信心,把一切交给上帝。你要随时祷告,上帝会照顾的。”

蒋孝勇料到自己凶多吉少,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老婆孩子怎么办?他决定留封信给他的所爱,这样对他们也是一个安慰。他提笔给方智怡和友柏、友常各写了一封信,交给他以前在中兴公司的一个秘书,让秘书在他离世之后交给家人。接着他采用录音方式,对家人交代一些后事和对事情的看法。

偷偷地做完最后的绝笔信和录音带,蒋孝勇还是心事重重,他跟方智怡和蒋友柏商量,觉得大陆对癌症方面的治疗经验丰富,提出要到陌生的北京寻医问药。其实蒋友柏了解父亲真实的想法,他最主要想带着孩子们去大陆看看,想在自己有生之年对友柏曾祖父与祖父的遗愿做出妥善安排。

蒋友柏和方智怡想打消父亲去大陆的计划,因为他身体里的肿瘤在不断恶化。但蒋孝勇决定无论多么危险,都要走上这么一遭。于是,蒋友柏和方智怡带着蒋友常和蒋友青,准备陪同着蒋孝勇,踏上漫漫的归乡路。

这条归乡的路呀,蒋家人走的竟然那样的曲折!

登陆北京寻医

1996年秋天,一架香港起航的飞机在北京机场降落。一位高而瘦的中年男子缓慢地移动脚步,身旁一位峻拔的青年人小心翼翼地搀扶他。他们步履蹒跚地从舷梯上走下,身后跟着一位妇人和两个孩子,个个显得神情凝重。

这个家庭绝对非比寻常,这正是蒋介石曾孙蒋友柏一家五口。

蒋友柏这次陪同父母来大陆不是旅游观光,也不是商贸投资,而主要是为父亲蒋孝勇来北京治病。另外是为曾祖父蒋介石、祖父蒋经国的移灵事宜。显然这两件事都很棘手,他和父亲知道绝不是能够轻易办成的。然而,他们终究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

作为蒋家人来到大陆,心里无疑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子——什么滋味都有。过去那些年大陆对蒋家口诛笔伐,而台湾也是“反攻大陆”之声响彻云霄。那道浅浅的海峡几乎被抹成一汪浑水,隔断的不仅是乡愁,也是历史记忆。

这些年随着两岸达成和解的共识,大陆对待蒋家经历了很大变化,从长久妖魔化蒋介石、蒋经国为革命叛徒、美帝走狗、独夫民贼等,如今终于还他们抗日领袖,统一中国、爱国爱民、推动现代等本来面貌。

从蒋介石和蒋经国去世后,《人民日报》与新华社的两则报道,就可以清晰地看到意识形态的变迁。

蒋介石去世之后,1975年4月6日《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发出的消息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头子、中国人民的公敌蒋介石,4月5日在台湾病死。蒋介石自从1927年背叛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革命以来,一直作为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的代表,坚持反共反人民,独裁卖国。他双手沾满了中国革命人民的鲜血。但是他的血腥统治始终未能阻挡历史车轮的前进缮而等到蒋经国去世时,大陆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1988年1月15日的《人民日报》,发表了中共中央致电国民党中央函电,表示深切地哀悼,并向蒋经国先生的亲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随着人们对过去那段不堪回首历史的深刻反思,大陆对蒋介石这样一个复杂的历史人物,不再那么轻率地否定。被妖魔化的蒋介石和蒋经国面目被逐渐还原,肯定他们功劳的声音越来越多。

大陆“文化大革命”时期,蒋家故居和祖坟曾遭到一定破坏。周恩来总理闻讯很快予以制止,派人修好并拍下照片在海外媒体公布。等“文化大革命”结束,邓小平亲自指示重修蒋家祖坟和故居。这时廖承志亲笔写信给蒋经国,希望国共两党同捐前嫌,共创祖国统一大业。信中说合则对国家有利,分则必伤元气。评价历史,展望未来,应以国家民族利益为最高准则。信中希望国民党能依时顺势,负起历史责任,毅然和谈,达成国家统一。

蒋孝勇记得之前父亲收到大陆代转来的录像带,他们父子两人屏退他人一起观看。电视屏幕上出现了熟悉而陌生的溪口,依然青山逶迤,碧水荡漾,玉泰盐铺、丰镐房、武岭学校、蒋氏宗祠一一保存完好。当父亲蒋经国看到地方官员在蒋家祖坟前祭拜镜头时,眼泪再也止不住了。他连连说,共产党的情我领了,修祖坟的钱应该记在我的头上!

作为蒋家的后人,蒋孝勇清醒地认识到,当年的胜者也并未为王,而败者也并未为寇!中国内战没有真正的赢家,双方都是受害者,而人民更是冤大头。民族内部矛盾今后再也不能以枪炮解决了,和平将是未来两岸关系发展的主旋律。

来大陆一直是蒋孝勇的心愿,早在1995年4月的一天,妻子方智怡经过深思熟虑后告诉蒋孝勇,她想随同父母到大陆访问游览。蒋孝勇立即表示赞同,并鼓励她应该公开抛头露面。蒋孝勇打算让方智怡出去打前站,以后他自己也要光明正大地去。这次他以妻子的名义“试探”,说穿了就是看看台湾一些与他过不去的人,会利用这件事情做什么样的文章。

1995年5月17日,方智怡与父母抵达北京。日后她回忆说:“我们一起游玩了长城、故宫、天安门等,虽然这些地方以前在书本、杂志上也见过,但总觉得隔了一层,哪有真真切切站在大地上的感觉好。中华民族历史悠久,真是伟大啊!”方智怡在大陆期间,还把自己在故宫内和长城上拍的照片,寄给了远在地球另一端的蒋孝勇。

方智怡访问大陆的消息很快传开,香港媒体对蒋介石孙媳到访北京一事,做了大量公开的报道:“这是她首次回祖国大陆观光缮方智怡对北京记者表示,来到北京后感觉良好,令她心情舒畅。”看到海内外对方智怡此行表示赞许,蒋孝勇悬着的心着地了,“试探”行动成功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没想到蒋孝勇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居然这么早检查出来不治顽疾。蒋孝勇感觉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有一种时间的紧迫感,所以他下定决心必须早来大陆,迅速谋划一次生命之旅。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当蒋友柏他们陪同父亲踏上大陆那刻,只能用“悲欣交集”这个词来形容,这是属于蒋家人独一无二的心情。

一家人不事声张地住进了北京医院,此次他们来北京的首要任务是求医。大陆方面对这个特殊的家庭到来,安排的得体而周到。头三天是各地名医对蒋孝勇的病情会诊,因为蒋孝勇在台湾主要是进行西医治疗,这次蒋友柏和母亲想听听中医的意见,因为北京的中医实力耳闻已久。

大陆方面安排了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中医施诊。鹤发童颜的老中医给蒋孝勇开了一贴药方,蒋友柏拿着药名去药房抓药:沙参、茯苓、黄苓、炒陈皮、神曲、山慈菇、女贞子、红枣等等,这些寻常的药名看起来却那么的诗意。这些中药搭配着一天煎服两次。让蒋友柏感到惊奇的是,父亲喝那么苦的中药却能一饮而尽,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反而感叹说药里有着久违的祖国大陆的气息,有着故土的乡土气息。

不过,医生们还是把实情告诉蒋友柏和妈妈。根据过去的临床经验,蒋孝勇这种病从发病到生命结束,大约只有一年或者半载。蒋友柏知道父亲早就有心理准备,因为他一直在有条不紊地安排后事。

接着他们开始了结这次大陆之行的第二个心愿,全家访问故乡——奉化溪口。

对蒋介石父子思乡心切,时刻都盼望能回到家乡,这应该不难理解。而对蒋家第三、四代人来说,他们长期远离大陆,为何也对大陆充满感情?

这与中华民族安土重迁的传统文化有关,跟蒋家家风和教育息息相连。而今在“反攻大陆”和“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过时之下,蒋家后人都希望能在两岸和解的大潮中,能重返故乡、认祖归宗,为曾经显赫一时的蒋氏冠以新的历史价值。

  关注度: 5545   Baidu: 1   360: 1   Google: 3   其他: 3

推荐您可能感兴趣:

返回顶部
蒋介石论坛 |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
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有少量转载,如有涉及到虚假、侵权、违法等信息,请联系我们。
版权保护:本站原创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 Inc. All Rights Reserved.